丁酉花宴送春书

【序】

       自乙未年春结成《廿四花信集》已逾二年矣。余自囹圄于高城,不见落花夜雨,不闻天涯风信。惊蛰之后某日,见玉兰枝上白云开满,而后纷然谢尽,若有所感,与友二三作《忆江南》组词以记。其后寒食,访碧山村。是时菜花盛极转谢,黄绿陈杂;紫云英遍野,犹自姗姗。青山远近,屋舍高低,好风物也。然门扉多掩,炊烟不见,游人车马尽皆稀零,乡土凋敝之势可知一二也。野田千里青碧,非为兵燹离乱,渔樵已废;高城百丈樊笼,不见星月春风,群鹜犹趋。乡心已负,今春渐阑,皆无可转圜者也。惟以诗心墨笔,寥寥记之,此《丁酉花晏送春书》之始也。



【糖衣】

零落春衫三五月,白红吹散雪樱飞。

雨时乱叶风时酒,草草诗笺送汝归。

 

【阿路】

草草诗笺送汝归,每依时雨世情微。

清圆伞底谁家梦,客子光阴酒一杯。

 

【糖衣】

客子光阴酒一杯,前生眉目梦依稀。

山空月照松针落,谁拢白衣立翠微。

 

【阿绾】

谁拢白衣立翠微,残红铺地压芳菲。

伤心最是悲花事,落尽海棠人未归。

 

【罗晶】

落尽海棠人未归,街前相望却相违。

春晴与我两无忆,只是离离减素辉。

 

【糖衣】

只是离离减素晖,重花吹影过西陂。

关山不在笛音里,樱晚垂垂薄暮枝。——《赋得关山樱》

 

【罗晶】

樱晚垂垂薄暮枝,往来天色却寒时。

飘如圆舞当时事,翻作离人以后诗。

 

【阿路】

翻作离人以后诗,柔条锁影碧丝丝。

将盈辉月人归晚,已霁时光燕去迟。

 

【罗晶】

已霁时光燕去迟,天涯风信淡成丝。

无情如那淮南月,冷了千山白石诗。

 

【糖衣】

冷了千山白石诗,三生明月落花知。

榆钱青小飞杨絮,风满平林绿满池。

 

【罗晶】

风满平林绿满池,不如当日海棠矶。

粉香吹淡青眉目,人在东风四月枝。

 

【阿绾】

人在东风四月枝,萍花便与落花辞。

青山流水共迢遥,负尽平生一段痴。

 

【糖衣】

负尽平生一段痴,轻寒恻恻忆秋衣。

思君别后如烟雨,泪遍江南紫竹枝。

 

【阿路】

泪遍江南紫竹枝,斑斑犹似两迷离。

人间何限烟痕月,照我懵腾说旧棋。

 

【罗晶】

照我懵腾说旧棋,见君思久月迟迟。

潮来相拥如荒古,潮去相逢两不知。

 

【糖衣】

潮去相逢两不知,停灯向晓恨浓时。
风声庭下寻常过,未见新猗换旧枝。——《赋得C楼庭下竹》

 

【罗晶】

未见新猗换旧枝,遥岚青色渐浓时。

苍梧见此沉陂水,我已亭亭晓雾披。——《咏洞庭》

 

【糖衣】

我已亭亭晓雾披,斜阳立尽不成悲。

野田千里离离碧,过处西风露叶晞。——《赋得原上树》

 

【阿路】

过处西风露叶晞,庭波似与美人辞。

更怜千朵寒香句,开在初阳冷处时。

 

【糖衣】

开在初阳冷处时,梨花水驿影摇移。

春羹夜饭灯如豆,久绿墙根蟋蟀啼。

 

【罗晶】

久绿墙根蟋蟀啼,未开晴色草檐萋。

因君打马林间过,春水生于远树齐。

 

【糖衣】

春水生于远树齐,飞椽颓圮暗廊低。

层叠古锈人间事,石垢荒苔锁翠扉。——《试咏picturesque》

 

【罗晶】

石垢荒苔锁翠扉,流光到此不重回。

何堪往事三分薄,未比春心一寸灰。

 

【阿路】

未比春心一寸灰,深庭小院燕来归。

青铜旧字黯如灭,折子谁翻下一回。


【糖衣】

折子谁翻下一回,杉尘风静落应迟。

去年微雨湿斜径,为我折花伞渐敧。

 

【罗晶】

为我折花伞渐敧,凭君高唱帝京词。

一场生死劫欢宴,有岁生涯梦寐之。

 

【糖衣】

有岁生涯梦寐之,惊鸿曾许故人知。

流离万里长安月,心语菩提哽咽时。

 

【罗晶】

心语菩提哽咽时,絮游尘海谢君知。

月痕齐望深深处,只是衣凉浅话迟。

 

【阿路】

只是衣凉浅话迟,春星窈窕至今窥。

人间所事堪惆怅,月在烟波水在湄。

 

【糖衣】

月在烟波水在湄,流光零碎落花迷。

双双履迹稍稍住,蝴蝶偏怜红袖低。

 

【罗晶】

蝴蝶偏怜红袖低,潇湘初识落花辞。

不知公子思名氏,十二书间可有之。

 

【阿路】

十二书间可有之,那年消息语传迟。

何妨对坐轻怜笑,想得逢君一展眉。

 

【糖衣】

想得逢君一展眉,携来歌咏影低回。

海棠花畔出明月,看了游人缓缓归。

 

【罗晶】

看了游人缓缓归,华年如水渐埙吹。

无边荒野来时梦,有月空庭去后灰。

 

【阿路】

有月空庭去后灰,人间劫海亦低徊。

华胥一梦黄粱枕,漫把诗心抵死催。

 

【糖衣】

漫把诗心抵死催,一年春色竟相违。

依然只有高城月,黯尽清光待我归。

 

【阿路】

黯尽清光待我归,销残烛泪亦低垂。

伤心尘海红如雨,咫尺江山各掩扉。

 

【罗晶】

咫尺江山各掩扉,繁华客散梦轻回。
香椿饭暖先分韵,绮袖诗成对举杯。

 

【糖衣】

绮袖诗成对举杯,入喉潋滟意参差。

依稀眼底流萤烁,缄语吹灯相看时。

 

【阿路】

缄语吹灯相看时,画眉深浅欲成痴。

君身皓月我身梦,空里容华一访之。

 

【罗晶】

空里容华一访之,梦倾人海泪如丝。
事情年久成情事,时遇谁堪忆遇时。

 

【阿路】

时遇谁堪忆遇时,将盈诗箧尽相思。

浮生水是无情句,到此横流君始知。

 

【糖衣】

到此横流君始知,后身飘散各东西。
三更梧叶灯前语,远忆青葭满碧溪。

 

【罗晶】

远忆青葭满碧溪,褰裳而涉羽光齐。
南风一顾酸眸子,流转轻喉更语低。

 

【阿路】

流转清喉语更低,栖鸦休向柳边啼。

一生无复耶溪梦,吹到人间肯向西。

 

【糖衣】

吹到人间肯向西,送春去处路应迷。

山深是我寻常梦,篱外谁家晾素衣。

 

【阿路】

篱外谁家晾素衣,女儿颜色莫搴帏。

浮花万点春风泪,到底飘萧似雪飞。

 

【罗晶】

到底飘萧似雪飞,杨花约是故人归。
酒深却悔春先瘦,写入清吟饯酿梅。


END

评论
热度(3)
  1. _葱青蒜白__葱青蒜白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袖边集_旧体诗词

© _葱青蒜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