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翁贝托·艾柯《玫瑰的名字》

知道艾柯此人是在背建筑批评学的符号论部分的时候= =||然后听说作为一个符号语言学家的艾柯写了一本畅销全球的推理小说,顿时十分好奇,于是就找了这本书过来啃了,名字有种迷の吸引力,虽然看完全书我也还不是很懂这个名字的真正内涵Otz……

 

小说设定的是中世纪背景,自带哥特气场,而且有一堆让人老记不住的意大利人名= =以及掉书袋的基督教知识、大段的神学辩论、偶尔出现的符号学论述,但是神奇的是这些都没能遮盖住它具有的那种推理小说特质,即谜团和未知带来的无可抗拒的吸引力……

简单来说,小说讲的是一个基督教见习僧跟着他的导师游历到一所颇具声望的修道院,赶上一个修士神秘死亡,院长拜托他们调查,于是他们在那住了下来,可是接下来的七天里,每天都有一个修士离奇死去,死状都还符合福音书里所记载的敌基督(就是大坏蛋)出现之前的七声警示号角。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连环凶杀案什么的。。

但是,最后他们发现,这些凶杀案其实并不是如他们所想,是“邪恶心灵”精心设计的恶毒阴谋,而更像是一连串互相矛盾和制约的因果效应导致的偶然后果。全书都在讨论神学,但从中窥得的结论似乎又是反神学的——上帝存在于偶然中吗?想起以前收到的一份基督教宣传资料上写的,如果人类的存在是一种偶然,那么是不是说存在本身是没有意义的?

像之前读到的一些科幻小说一样,关于世界的混沌性和偶然性的探讨,一直是我挺感兴趣的话题。在科幻小说里的表现,就像是在虚拟现实游戏系统里悬浮于太空。而在这样一个中世纪的背景下,就像是一个穿行于教堂墓地藏书馆的幽暗光线中的僧侣,忽然抬头久久凝视星空,发现了原来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误】,不是惊喜反而是失措、茫然和恐惧。

实在是很有意思啊【趴。

 

展开来说细节实在是很丰富,我估计我也就吸收了个三四成,就不在这里讨论了……不过下次再遇到基督徒和伪基督徒来向我传教就可以强行装逼了23333

 

 

【一些摘录】

-“也许深爱人类之人的使命就是让人笑对真理,‘使真理笑起来’,因为唯一的真理就是学会摆脱对真理不理智的狂热。”

-“我从未怀疑过符号的真,阿德索,这是人在世上用来引导自己的唯一可靠的工具。我所不明白的是这些符号之间的关系。我通过启示录的模式,追寻到了豪尔赫,那模式仿佛主宰着所有的命案,然而那却是偶然的巧合。我在寻找所有凶杀案的主犯时追踪到了豪尔赫,然而,我们发现每一起凶杀案实际都不是同一个人所为,或者根本没有人。我按一个心灵邪恶却具有推理能力的人所设计的方案追寻到豪尔赫,事实上却没有任何方案,或者说豪尔赫是被自己当初的方案所击败,于是产生了一连串互相矛盾和制约的因果效应,事情按照各自的规律进展,并不产生于任何方案。”

-“我们头脑中所想象的秩序像是一张网,或是一架梯子,那是为了获得某种东西而制造的。但是,上去后就得把梯子扔掉,因为梯子虽然是有用的,却并没有意义。”

-“然而,一个必然存在的人怎么能够存在于完全被‘可能’充斥的环境之中呢?上帝和宇宙原始的混沌之间究竟有什么差别呢?认定上帝绝对的万能,以及他对选择的绝对自由,不就等于表明上帝的不存在吗?”

 


评论
热度(3)

© _葱青蒜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