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了,我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的夜伊CP早就be了……(●—●)
大概就从小白变回威斯曼的那一刻起吧,突然,他们之间相隔百年。白变回了那个永恒的凝望者,而黑是他的臣属,他的过客。
再也没有轻空透明的伊佐那社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黔北深山

深山遇雨

山谷中的云雾不知何时从浅白变成了深灰,光线黯下去,继而,山谷深处响起了沙沙的雨声,初听轻微,听得分明时,雨点已经零星地打落在脚边、头顶。但仍有时间让人从容不迫地走到屋檐下,收了伞,这才听到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传来,合院的方寸之中大雨倾盆,而落在屋顶上的雨水从瓦隙纷纷跌落,串成珠帘。
录了一段雨声。我只是偶然经停的一个陌路人。

08-22

七夕快乐昂~

立秋,大雨,与梨膏糖味的清凉。

黄昏草木

构树果子和南面景色

我发现了什么?????
叶掌门一次又一次忍不住去梦中看高师姐……
结合她小传里面,每一次提到重要之人,用的都是“她”……
难道说!!!

1 / 32

© _葱青蒜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