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我那篇璧雪时间线安在边城浪子结束以后、天涯明月刀开始之前,即便是我强行HE了,一想到到了天刀阿雪又是孤身一人了,我就虐得肝疼……英年早逝的连庄主和得而复失天煞孤星的小傅……【吐血

关于《十指苍雪》的叨逼叨:

其实我不写文已经有好长时间了,没别的原因,就是懒,容易坑……

然而去年被安利了龙龙的连城璧,又在电视上偶然看到新边城浪子,从此沉迷美颜,无法自拔,一激动就剪了个璧雪璧向的视频,但是技术所限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太多了,于是一激动就挖了个文坑……

起初只是想写一个小短篇投喂下自己,但是我的废话太多了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连载。。到了lofter上发现竟然有此一圈还有可爱的妹子们在产粮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虽然我没有大纲。但这么有爱也要写下去呀~~~

视频里大概是阿雪和白璧的戏份,文里后面会出现黑化璧。然而边城浪子、天涯明月刀以及萧十一郎的原著我都是几年前看过的,电视...

京华梦, 檐马和秋声。 盈袖清风酬夜月, 满城红叶照昏灯。 吹笛谢诗朋。


——2016年秋于天刀开封

丁酉花宴送春书

【序】

       自乙未年春结成《廿四花信集》已逾二年矣。余自囹圄于高城,不见落花夜雨,不闻天涯风信。惊蛰之后某日,见玉兰枝上白云开满,而后纷然谢尽,若有所感,与友二三作《忆江南》组词以记。其后寒食,访碧山村。是时菜花盛极转谢,黄绿陈杂;紫云英遍野,犹自姗姗。青山远近,屋舍高低,好风物也。然门扉多掩,炊烟不见,游人车马尽皆稀零,乡土凋敝之势可知一二也。野田千里青碧,非为兵燹离乱,渔樵已废;高城百丈樊笼,不见星月春风,群鹜犹趋。乡心已负,今春渐阑,皆无可转圜者也。惟以诗心墨笔,寥寥记之,此《丁酉花晏送春书》之始也。...


送春书

零落春衫三五月,白红吹散雪樱飞。

雨时乱叶风时酒,草草诗笺送汝归。


咏香樟

前日清晨,天气转暖,和风过时,有香樟红叶纷落如雨,得“一枝一叶是秋声”句,今补缀如下。


微风吹绿满江城,簌簌尘中顾念卿。

谁为人间红泪染,一枝一叶尽秋声。

悬泉歌

平生惯向风尘渡,
故人应老音书绝。
辚辚车马往来客,
荒丘古道夕阳血。

我有杯酒置悬泉,
人间转首便长别。
前尘历历烟火近,
羌笛声满青旗远。

我闻天上月,
清辉倾荡照祁连;
我闻祁连山空眠烛九,
古来息气皆冰雪。
我闻一夜山雪崩银汉,
流星落落沙为海。
从前沙海仙人过,
目垂一泪到悬泉。

渭水秋波吹不到,
悬泉驿老梅花见。
梅花见,
快马春衫、当时少年。
渠会如飞鸟,相失天地间。
离怀疏落旧痕销,
身后梦魂荒冢月。
万年沙雪望长安 ,
东风响彻胡杨叶。

梦江南·始于白玉兰

袖边集_旧体诗词:

酸眸子,日景漏青空。三五闲人花下望,万千白首谢东风。不肯叹匆匆。

春时暮,无恨不成书。我已情薄赊淡月,谁吹风信到绿芜。诗雨杏花初。

堪无梦,谁似贺双卿。回锦泪时词最好,红笺攒处墨濛溟。杨雪化春冰。

歔欷忆,翻覆旧春衣。故事因循多兰絮,心肠酸苦至青梅。斜雨暗灯晖。

从容棹,春水蓼花汀。前世洞庭烟浩荡,平生尘海月胧明。银汉梦中倾。


浣溪沙

袖边集_旧体诗词:

学解新词第二章,狸奴温软踞晴窗。生疏笔墨未成行。
为我折花天水碧,临风吹叶到斜阳。红衣羁马少年郎。

珍珠沉水,青玉破碎,浩荡的江河归于幻影

发布了长文章:珍珠沉水,青玉破碎,浩荡的江河归于幻影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珍珠沉水,青玉破碎,浩荡的江河归于幻影》

1 / 24

© _葱青蒜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