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旧的手机里翻出的照片。
蓝底的匾额,俊逸的“博远”二字——是我沉迷蓝河河已久的物证,嘤嘤~

《绣春刀 Ⅱ》 观后

今天去影院看了绣春刀2,回去翻了翻看完绣春刀1时写的观后,发现竟然差一个月就满三年了……提起来却还是像去年看过似的,虽然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但回忆里的那种惊艳之感却历久弥新。

夜雨泼天,大好杀人夜。

既很武侠,又很不武侠。

有着武侠设定里常见的血雨刀剑、身不由己、人海飘零,却没有那种快意恩仇、潇洒恣肆,无怪乎有的朋友说,整部片子看下来非常压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是侠少们的江湖,是普通人的江湖,无名客的江湖。

沈炼的设定很有意思,心有情义,却偏在东西厂的夹缝里艰难求生,这种矛盾最终积压成三分阴郁的气质,由张震来演绎,再合适不过了。


说回绣春刀2。

场景、造型、打戏依然延续了第一...

真实的老城墙,与文庙的零零年代式明清仿古。真实或伪装的古老年岁,都又叠上一层令人怀旧的沧桑质感。

槐安国一梦

拖了hin久的《丁酉花晏送春书》……这都已经盛夏时分了【捂脸

槐安梦记11

枕上集_小说:

*今天在宿舍姨妈躺了一天……码码字,来个双更
*本章为朱老师疯狂加戏


11
接完那通电话,朱一龙心如死灰地往彭冠英的号码上拨了几次,但都是关机状态。


忙着汲取新时代养分,无时无刻不在勤政的宇文邕闻声转头,就看见朱一龙一敛之前的轻松慵懒,浑身紧绷地攥着一把锋利的剪刀,一步步朝他走来。


“美人儿你要干什么?”大司空挑眉问道,手心里却出了层细细的汗。虽然他素来足智多谋,也点过武力值,但面对这样一个有太多他不能理解的新事物的世界,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我、我这也是没办法,”朱一龙愁眉深锁,磕磕巴巴地说,“别怪我。你自己动手吧,宇文兄……”...

@远暮重山    给太太比大心心!

我不大相信命定这样的说法。但读过的书,识得的人,做出的选择,记住的故事,大概都会变成塑造自我的冥冥之力,隐约能看到它们起伏的脉络,却并没有明晰可控的逻辑。

少不经事时读奥兹的《我的米海尔》,那种朦胧之美,与不知何求的挣扎与惆怅,不由分说地烙进了骨子里。我选择了它,它塑造了我,不知何者先种下的因由。

但那是一个情节模糊的悲剧故事。以至于我如今再翻开时,就有了一种面对满纸谶语的惘然。

汉娜遇见她的米海尔时,是二十岁。
我也是。

奥兹说,岁月本身就像沙发、扶手椅和窗帘一样,是单调色彩的微妙变化。
但这种变化令人心惊之处恰恰在于,它无比平静。
一切如同书中,循规蹈矩地上演一场漫长的意气消磨。但书里看...

线稿临摹自旧书店里淘到的一本1972年出版的《花卉画谱》……好久没画画了摸个鱼。

夏至快乐哇。

偶然翻出了一套古早的全职周边塔罗牌,可有意思了hhhh顺手按画风分了分,出现了若干金牌CP和若干蜜汁CP😝😝😝

1 / 25

© _葱青蒜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