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本文化的历史不是单凭那个文化的伟大就能赋予的;它是动机与材料的历史,为了某种当下的需要而不断再造出文化的往昔。”


——宇文所安

2018

发布了长文章:2018

点击查看


我真喜欢我的研究方向啊,虽然在实践中真的没啥用处,但是当你去梳理历史是如何被建构,往往也是在梳理人的身份认同、自我存在是如何被建构。站在宏大的时间前面,似乎就能对眼前身边的真假纷扰更加清醒淡然一些。。虽然研究生读的东西从可操作的层面上肯定比不上技校和工地,可我觉得那是超越了专业技能的、关于文明本身的东西……

找工作的时候也被问到,你研究这个,有什么用呢?

也许对社会没有用。

但是,我思故我在啊。

“视太初为当然,想象一个新的世界图景可以凭空而出,这才是那种废除时间的乌托邦的核心思想——与此同时看重纯粹的瞬间,而非它所承诺的永恒。”

——萧伊《历史纪念碑的发明》


……然后这种乌托邦就很像老马创立新截教的思想。。

Thesedevelopments would suggest that affective issues - much more powerful than thelove of knowledge or of art - had to be at stake in order for a systematic andmaterial conservation of historic monuments to be instituted, with thewell-ordered strategies of defense and restoration that are its corollaries...

赏灯影。

表面上是河边小酒馆的老板娘,实际上供职于江湖最大的情报买卖中心,热衷于编写江湖人物的传奇、话本。

喜着轻软红衣,庭院里种满红色的山茶花,常常提灯夜看。

构图和发型有参考,目前是个草稿,等待一个板子😂😂😂

第二梦

来自 @云空静默 的真实梦境。


我们家世世代代都隐居在这个被青山环抱的世外桃源,男耕女织,生活悠闲,农闲的时候,一家人凑在一起生火烹茶,还能打几圈麻将。而故事的开端也非常平静,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午后,外婆抱出了一只糯米团子似的小白猫。说是白猫,头顶还有一片橘黄色的毛发,身子蓬松软糯,还有点微胖,我伸手想去摸摸它,它却绕着桌脚调皮地转起圈来。折腾了好几回,它总算愿意与我亲近了。小白。我叫它小白。

但就在这时,闯入者打破了桃源的平静。

峨眉,华山,崆峒,青城……八大门派,他们是冲着小白来的!我心里觉得荒诞,身体却先一步地做出了反应——我要逃走。

把小白抱在怀里的时候,...

记一个梦

昨天夜里梦见我们四个进入了武侠设定,四打一围殴来犯的黑衣人……

虽然已经记不清对手是谁了,自己这边阵营的武功配置倒是记得很清楚……


顾羽惜:淡青衣裳,浅白绸带,绸带是类似流云飞袖一类的武器,可以卷住人的四肢,算是远程控制。自带药师加血技能,但是昨天的梦里没有使用……


苏暮泠:大约是逆水寒女神相+剑三长歌门的设定,斜抱古琴发射暗器,六指琴魔式远程dps……


赏灯影:红衣,松松绾髻,武器是特别纤细锋利的匕首,双面开刃那种。武功路数大约是九阴唐门的金蛇刺,吞鲸十三式,反手一刀割喉,溅了一脸血那种……大约是脆皮输出……


墨箫然:不记得沿用了哪个游戏的设定,反正是个打远程的道姑...

一个tag试验

日落之时。

1 / 34

© _葱青蒜白_ | Powered by LOFTER